手机版
|
微信
欢迎光临甘肃省环县第一中学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学校概况>校史沿革 > 正文

环县一中五十年发展史(1955年—1966年)

作者:刘金堂 来源:环县一中信息网 发布时间:2006年05月02日 点击数:5,012 字号:【

环县一中五十年发展史
第一章 艰难草创 初期发展
(1955年—1966年)

第一节 环县教育历史概述

  明、清以前环县有儒学、社学两种学校。儒学,为儒者之学。据史志记载,从宋咸平年间部署张凝在环县创办第一所儒学起,历明、清两代,历任知县都曾扩建或重建过儒学,但几建几毁,今无所存。明、清两代本县儒学生徒考中进士只有二人,一是明代成化辛丑(1481年)科的文进士张安,做过知县。一是清代雍正八年庚戌(1730年)科的武进士韩璠,做过侍中。明、清两代本县考中举人52人,其中文举人30人,武举人22 人。民国时期有无获各种学位者,无资料可考。
  社学即乡学,是为民间子弟而设的学校。本县社学建于何时,史志无载,仅云:学址在县城西北,久废。清乾隆十六年(1751),知县高观鲤捐建三处,今皆无存。
  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废除科举制,同时废儒学和社学,改立高,初等学堂。
  民国初年,改学堂为学校,分初等、中等、高等三种。至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环县共有初等学校8所。全县受过小学教育的有330人,受过中学教育的有35人,上过私塾的有430人,成年识字的有7348人,在校儿童540人。
  1936年环县解放时,尚无专门的教育管理机构。各级各类学校虽多达数十所,教员近百名,学生达千数,但由于时局动荡,战乱频仍,生产凋敝,师资匮乏,加之人们意识落后,环县始终没有自己的中学,中学生需赴外就学。1940年,环县曾选拔45名学生赴陇东中学就学,19名学生入师范就学。
  新中国建立后,经过几年的休养生息,环县作为老解放区很快恢复了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给经济造成的严重创伤,更由于土地革命的实施,广大人民群众的经济生活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改善和提高,相应的精神文化生活特别是对子女入学求知的愿望和要求益显迫切,环县第一所中学即应时于1955年7月诞生了。

  第二节 艰难的初创

  1955年4月,平凉专署、环县县委、县人民委员会批准创办环县初级中学。因当时校址未勘定,筹建经费尚未到位,故上级通知在全县各乡先行招收初一级新生一班60人,按期开学上课,再行筹建校舍。时任平凉专署副专员的谢占儒亲自和县党政领导协商决定:先期借用南关小学(即现在环城小学的前身,当时校址在今县政府所在地)教室一座和部分宿舍,以解开学燃眉之急,同时,一面给南关小学拨款4000元,让其继续扩建校舍,一面给待建初中下拨足额经费修建新校舍。同时,县上抽调时任曲子小学校长的强怀文同志负责初中的筹建工作。新成立的初中在招生时,考虑到县城小学毕业生年龄普遍偏大,生源比较困难,学生流动性大等具体情况,经报请县人民委员会同意,除正式录取60名新生外,又通知4名备取生到校学习,实际招生64名。国家对贫困老区的教育给以扶持,学生全部住校,吃国库粮,百分之六十的学生享受助学金。这批学生于1955年9月1日正式开学上课,至此,环县无中学的历史宣告结束。
  1955年夏,新校勘址工作开始。先考虑的是南关东滩(今县人民医院地段),后又察看了北关(今冷库地段),但这两地都被时任环县政府副县长的武海潮否决,原因是1920年环县曾遭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环江洪水曾涌入老城西门,县城损失惨重,在这里建校有安全隐患,故两次勘址均未定案。后经反复勘察,多方论证,才将目标锁定在老城内,当时老城内东北角有一块撂荒地,是旧衙署和城隍庙废墟,地势较高,环境幽静,适合建学。只是这片撂荒地中间尚有一郑姓农户耕种的6亩粮田,经政府与该农户协商以西滩等量公地兑换,归于中学建校。至此,新校勘址工作几经周折,最终定案。随即开始筹建。
  1955年秋开工,先打土基,购备木料。1956年2月,县上调派翟相荣同志专门负责新校筹建工作,学校建设即全面展开。3月初,时任环县县委书记的韩相君同志亲临施工现场视察工程情况,并与强怀文、翟相荣等同志现场讨论决定了房舍和大门的朝向。
  新校舍完全按照省教育厅下达的规模和标准,一期工程修建两排教室(分隔为6个)四排宿舍共计36间,建筑面积900余平方米,另有简易厦房3间,窑洞三孔,总占地20余亩。新校园北*城墙,东、南面是荒地和农田庄舍,西面临大路,距南关街市一公里左右,环境幽静。
  1956年夏,新校落成,环县中学正式迁入。学校虽系初建,但当时全县上下都十分关心和重视,教学设施配置全面,购置了一些化学实验仪器、图书报刊,成立了实验室、阅览室,并购买了环县第一架手风琴,正常的教学需求得到了保障。
  是年夏,中学招收第二届学生,计划招收150人,但报名参加考试的只有136人,结果录取135人,分编为3个班。
  初中筹建之初只有四名教师,他们是:
  强怀文,西峰区肖金人。1955年从曲子小学选调初中负责筹备建校工作,1956年6月19日经上级通知“主持校务”。首届学生开学之初曾一人维持教育教学工作月余,负责学校全盘工作,兼教政治、历史和体育。在初中只工作了三年时间,1958年遭不白之冤,被迫调离了学校。
  李全仁(回族),宁夏中宁人。1955年甘肃师院数学系毕业,经省教育厅调派至环县初中任数学、美术课教学,擅长书法。因系少数民族教师,在环工作生活有诸多不便,遂于1956年暑期申请调回原籍工作。
  曹焕章,山西灵石人。1955年秋由南关小学选调初中教语文、音乐,酷爱文学,擅长音乐、舞蹈,富有导演才能,曾组织过初中多次文艺节目的演出活动。
  翟相荣,庆阳市西峰区人。1956年初由庆阳师范调入,主管总务,兼教初一语文课,为环县第一所中学的初期建设,做出了贡献。
  1956年秋,随着第二届学生的招收,学校规模扩大,学生、班级增加,教师缺额较大,所以平凉专署是年秋季开学先后调派缪至德、李兆军、张联甲、苟涵滋、刘振东等八位教师来校任教。调派宋继周同志任环县初中教导主任,充实了教学力量。
  1957年3月,环县初中二期建设开始,规模为教室一栋(分为三个),宿舍两栋,共计18间,仍为土木结构,县上要求工程必须在秋季开学前完工,投入使用。工期紧,任务重,学校动员学生边上课边投入建校劳动,甚至课间休息都要充当小工,和泥、搬砖、抱基子,但同学们热情高涨,从不叫苦叫累,遇到工程紧张时,师生们就白天劳动,晚上上课,做到了建校学习两不误。
  二期建校工程于1957年9月顺利竣工,第三届初中新生185人也同时入校学习。
  至此,环县初中在环县委、县人民委员会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经过全体师生三年的艰苦努力,已发展成为一所设施比较完善的初级中学,拥有教职工23人,学生360人,独立教学班级8个,还扩充了原有的图书室、仪器室。另外,县上还拔款1500元,组建了中学鼓乐彩旗队。
  初创时期的环县中学,克服了教学人员不足,管理经验不丰,学生流失严重,交通条件落后,生活用水困难等重重困难,逐步完善了各项规章制度,做到了期初有计划,期末有总结,有力促进了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
  一、思想教育方面,着重加强对学生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劳动观念教育,克服学生自私自利的思想意识,除要求各科教师结合本专业实际对学生进行思想教育外,还通过团队、班务等各种活动,正确引导,使大部分学生明确了学习的目的,端正了学习态度,树立了为祖国建设学习的远大理想。
  二、在教育教学方面,要求全体教师互相学习,取长补短,认真学习先进地区的教学经验,发挥自己的积极性与创造性,努力钻研教学大纲,深入发掘教材思想内涵,结合学生的实际接受能力和知识层次,采取灵活多样的教学形式组织教学,特别强调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成立了教研组,制订了教研组工作制度,要求教师在教研组的统一领导下学习专业理论,提高业务技能。
  三、在后勤管理方面,要求总务处制订了详细的《后勤管理工作细则》、《财务收支制度》、《伙食管理办法》,明确了后勤管理为教学工作服务的宗旨,致力于改善办学条件,提高师生的健康水平,保证了学校教学工作的顺利进行。
  四、在班级管理方面,要求各班主任在学初根据学校工作计划并结合学生的具体情况,制订出切实可行的班务工作计划,要求班主任采用多种形式通过各个渠道,了解学生思想动态,加强对学生的思想教育,尤其提倡正面说服教育为主、批评为辅的教育方法,反对简单粗暴的体罚、辱骂等教育方式,使学生在受到尊重的前提下得到教育,并要求各科任老师与班主任互相协调,共同做好管理工作。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方法,与学生家长建立起了经常的联系,使家庭、学校共同担负起了教育学生的责任。
  由于措施得力,制度完善,加上全体教职员工的忘我工作,学校工作呈现了健康发展的势头。
  1958年夏,首届初中学生顺利毕业。7月,初中升格为完全中学,秋季,曲子初中、洪德初中成立并开始招生。9月20日,环县初级中学更名为环县中学,1960年9月6日环县人民委员会发文更改校名为“甘肃省环县第一中学”同时,曲子、洪德初中改名为环县二中、环县三中。1958年有27名本校初中毕业生报名参加了首届高中招生考试,被录取23名。另有李仰峰、郑志功考取了甘肃省艺术学校,王法玉、刘统汉、李克俭、李仲信、李玉丰、肖茂龄等6名生学被公安武警系统录用,其余学生也先后参加了行政、教育、商业工作,为环县的发展做出了他们应有的贡献。

  第三节 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

  1957年,我国进入了社会主义全面建设时期,在党的“八大”路线指引下,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前完成。1957年2月,毛泽东同志作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报告,从而使“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在思想、文化艺术、教育领域得到进一步贯彻执行。但是,由于把阶级斗争形势看得过于严重,反右派斗争严重扩大化,“左”倾思潮泛滥,导致了“大跃进”、“反右倾”等运动,学校和其他战线程度不同地遭受了损失。环县的教师队伍受到了极大冲击,教学工作受到严重影响。
  一、“反右”斗争的扩大化
  1957年4月27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5月6日发出《关于继续组织党外人士对党所犯缺点错误开展批评的指示》,6月8日,中共中央向全党发出《组织力量,反击右派分子的猖狂进攻的指示》,从此,整风运动转化为反右派斗争,但是反右派斗争被严重扩大化了。
  在运动开始阶段,学校主要是组织教师学习文件和《人民日报》社论,动员教师发言,要求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给党提意见,帮助党整风。1957年上半年学校还是比较平静的。7月,全县教师在县城集中学习,发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揪斗右派,斗争趋于激烈。9月,学校反右派斗争进入高潮,半天上课半天写大字报,揭发批判。凡是家庭出身不好或历史上参加过“反动党团组织”或是旧职人员都被列为深挖对象,组织“积极分子队伍”开展猛攻,把平时言谈中的只言片语,或者学习讨论会上的一些错误观点,视为右派言论,逼迫他们承认向党进攻的言行。他们白天给学生上课,晚上在职工会上接受批斗,无限上纲上线,致使李兆军、刘振东、缪至德三位老师遭到错误批斗,后被定为右派,分别被判刑、劳教和调离。自反右斗争始到60年代初,一中蒙冤受批斗及劳改、劳教、开除者共10人,占总数40人的25%。
  这次反右斗争,使校内原有的生动活泼的民主空气,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制,正常和谐的同志和师生关系,由亲密无间变得冷漠疏远,由开诚布公变得互相戒备,由畅所欲言变得三缄其口,人人谨小慎微,工作陷于被动。
  二、“大跃进”中的教育革命
  1958年5月,党的八大二次会议制定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不久掀起“国民经济大跃进”。1958年5月1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教育工作的指示》,指出党的教育方针是:“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为实现这个教育方针,教育工作必须由党来领导。1958年底,县委下文调整了环县中学领导班子,成立了环县中学党支部,王维玺任支部书记,苟涵滋任副校长(校长由副县长担任),黎晓湖代教育主任,梁长英任总务主任。
  当时由于把“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片面理解为搞政治运动,教师一时成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代名词。学校多次召开“大破大立”、“半工半读”会议,搞“知识分子劳动化”、“劳动人民知识化”。此后的三年时间里,师生共同参与各种“运动”,大办农场开荒种田,大办各种工厂,一百余人赴甜水九连山炼钢、炼硝,人人动脑筋、想办法“破除迷信”,搞发明创造。在这一时期里,由于1957年的反“右派”和1959年的反“右倾”运动,使人们只能“报喜不报忧”、“说好不说坏”,上面一声号召,下面唯恐应之不及,行之不速,而被打入“右”的行列,挨整挨批,面对如此繁重的任务和极左的压力,只能以虚报浮夸来应付,以求保身免祸,如“学生发明的吃饭端碗自动化”、“厕所盖子自动化”、“从14丈深井提水自动流入锅炉”、“炼钢1131.5吨”、“计划种植卫星小麦二亩,深翻六尺,单产一万斤”等不一而足的子虚乌有的假、大、空事例,不单发生在学校,也是当时社会的缩影,这一切严重破坏了党的一贯的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给广大青少年的心灵造成了不良影响。
  在这一时期内,广大人民群众生活急剧下降,学校师生员工自不能例外,为了弥补吃粮不足,学校遵照上级指示“大力开展勤工俭学”,学校规定学生每周吃一顿白面,老师每周吃两顿杂粮一顿白面,不准吃清汤面,不准吃馍。并组织师生外出采野菜、野生植物种子作为代食品。
  自1958年开始历时三年的“大跃进”,使全校师生陷于繁杂的体力劳动之中,每学期校内外劳动就耗去了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的时间,使学生变得似学非学,似工非工,似农非农,严重干扰了正常的教学秩序,教学质量明显下降,学生严重流失,1958年招收的首届高中生23人中就有8人流失,有些学生虽然名义上毕业了,但文化程度远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

  第四节 重入正轨的学校工作

  1961年党的八届九中全会制订了国民经济“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6月,党中央书记处举行会议,提出对今后两年教育“步子放慢,进行整顿”的部署,不久又重申:“教学是学校的中心工作,学校的党、团、教导、后勤等部门的工作,都必须围绕这一中心工作进行,避免过多占用教学时间。”从此,自1958年“大跃进”以来在学校形成的严重混乱现象,初显扭转端倪。过多的体力劳动减少了,学校作为生产队“预备队”的性质减弱了。但这一时期的课外劳动,客观上起到了改善办学条件和师生生活条件,促进学校发展的作用。
  在学校二期建设中,学生轮流参加基建劳动,搬砖和泥,充当小工,节约了大量建设资金,此后的建校劳动,师生更是积极踊跃参加,体育锻炼没有场地,师生利用课余假日,义务劳动,硬是凭着双手开辟出了十几亩大的操场;师生住宿紧张,老师带领学生依城墙开凿窑洞20孔,至今还作为老师生活用房,发挥着作用;劳动工具不足,班主任自制独轮推车,教师学生人手一辆,在当时条件下的学校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体育器材短缺,学生因陋就简,自制了单双杠、爬绳、爬杆;学校生活燃料短缺,学生集体上山打柴,吃水困难,师生轮流到南关拉水。生活困难时期,学生开荒种地100多亩,年收获糜谷7000多斤,还有蔬菜、洋芋,这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师生生活,客观上促进了学校的发展。
  自1958年以来长期存在的似学非学现象以及三年困难时期的饥荒,致使学生数锐减,1958年招收的首届高中生,到1961年毕业时只剩下15人了,1962年春开学应到390人,实到240人,秋季开学应到456人,实到只有271人。在西北局兰州会议前,学校有20多名学生由于饥饿全身浮肿,苟涵滋校长也浮肿,王维玺书记一面想方设法安抚学生,一方面紧急请示县委,提出“不解决吃饭问题,学校就得关门”,县委及时把学生每月的口粮由18斤提高到24斤,学校把“吃饭第一”和“以教学为中心”两件事紧密联系在一起,统筹安排全校工作,才使学校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维持了正常的秩序。
  所以,这一时期既是环县一中生活最困难,办学最艰苦的时期,也是各项工作恢复发展的重要时期。1961年,首届15名高中毕业生有13人参加了高考,有11人被录取,录取率占84%,其中李彦和考取兰州大学,张纯实、蒋天锡、考取甘肃师范学院,张存哲、马坤范考取兰州医学院,常玉珊、贾衡山、都文斌考取西北民族学院,武续国考取甘肃教育学院,解彦斌、许传贤考取平凉师专。
  1963年3月,《全日制中学暂行工作条例》(草案)由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实施,同年9月,县人委任命黎晓湖为环县一中副校长、栗启文为教导主任,学校在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带领下,开始纠正“左”的错误,各项工作渐次步入正轨。
  学校首先着手重新建设经过历次运动的摧残而元气大伤的教师队伍,学校领导亲自找地县有关部门要求配备骨干教师,每年大中专毕业生分配时,都到教育行政部门要求分配学历高、能力强的人才,不管政历问题大不大,出身好不好,只要有学问就要,刘超凡、米经民、李广武、苏景善、黄宁祖、刘芸、张振祥、王儒学等老师,就是这一时期争取来的。
  其次,以教学为中心,狠抓教研教改。学校的中心工作是教学,教学的主要阵地是课堂,教学的重点是改进课堂教学方法,充分调动教和学两个积极性,使学生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尽可能多的知识,取得最佳的教学效果,达到提高质量的目的。因此,教师在教深教透教好课本内容的基础上,本着精讲多炼的精神,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加强了课堂课外实验、实习、预习、复习和课外阅读教学。在教学过程中尽量使学生接触实际,凡是学生能做的尽量做一做,能摸的尽量摸一摸,能看的尽量看一看,能实验的全部实验,能测量的及时测量,并在教学中开展了“五认真”活动,即认真备课、认真上课、认真辅导、认真批改作业和认真测评成绩。学校党支部对工作进行了明确分工,王维玺主抓语文教研教改,苟涵滋主抓数理化的教研教改,教辅人员深入到教学一线,帮助教师改进工作。语文教研组在教学上开展了“三抓(课前抓预习、课堂抓精讲、课后抓巩固)”、“五多(多看、多想、多听、多研究、多总结)”、“四比(比抓紧时间、比超周备课、比详细处理作业、比教学质量)”活动;数理化教研组开展了“两红(口算、速算红)”、“三个关键(精讲多练、课内外结合、总结巩固)”活动,使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有了明显好转。
  其三,发挥各级组织作用,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学校认真贯彻“中学十五条”,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建立健全了各个组织和规章制度,加强了对全体学生以阶级斗争和共产主义理想为主要内容的思想政治教育。1963年3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泽东“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题词 ,学校层层动员,组织学习《雷锋日记》,迅速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学习热潮。在这一活动中,各团支部、各班级好人好事蔚然成风,学生精神面貌大变,纪律性明显增强。学生利用课余帮助炊事员洗菜、运煤,主动参加学校劳动,平整操场、打扫厕所、马路、院子,拾金不昧,做好事不留名,只说是环县一中的学生,感谢信、表扬信经常送到学校。
  这一时期,环县一中逐渐走上了正常发展的轨道,教风、学风、校风明显好转,教育教学质量稳步上升,直至“文化大革命”开始。

[字号: ]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