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微信
欢迎光临甘肃省环县第一中学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师生文苑>教师文苑 > 正文

四爷

作者:许旭阳 来源:甘肃环县一中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4日 点击数:594 字号:【

  四爷,名昌浚,字远亭,生于1895年。

  我没见过四爷,仅见过家人珍藏着的他的清迥照片。四爷一生做过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情是办教育,这是四爷一心向往的事情,自然做的成功无比。第二件事情是做法官,这是无路可走时阴差阳错的就干了这个事,但四爷仍然做的出色,不负民望。

  我了解四爷,都是在父辈们的叙说中得知的。我亲眼目睹过四爷留下的几幅刚劲有力的小楷字,还读过四爷的几篇零星文章,字里行间都能洞悉出四爷的青山秉性和松柏精神。咋说我都钦佩四爷。

  四爷,自小聪颖好学,读书过目不忘,自小读私塾,四书五经,诵阅得滚瓜烂熟。1916年,四爷以优等生资格考入当时新学堂——平凉柳湖高中,去接受新式教育。在校 ,他博闻强识,既精读文史,亦细研数理,对西洋语亦有造诣。四爷的书法,铁勾银画,笔力遒劲而活泼。算是平凉学府出类拔萃的高材生。

  四爷学业好,单不是一个文弱书生,只会翻书读字的人。他见识甚好,坚韧刚强,办事果断,独立勇敢。四爷读书,家不支分文,全靠他一人独撑,偶尔还会周济家里。四爷在读书时既被聘为柳湖高中文史教员,挣得一份薪水。又被平凉警察局特聘为柳湖片治安员,又挣得一份薪水。四爷研习武功,拜崆峒山道士为师,闻鸡起舞,练得一身好武艺。那时兵燹四起,流匪乱窜,四爷背上包袱,徒步几百里到平凉念书,没个好身手还真就不行。四爷以一身武艺护校方平安,使一方恶霸也畏惧三分,又给自己读书赚得学费,这身武功真可得用。四爷真棒!

  四爷柳湖高中毕业,看到家乡贫穷落后,整片村民都是文盲。就谢绝了在柳湖中学的留用和平凉警察局的留用,毅然决然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 抱定振兴桑梓、为国育才之大志,献身家乡的教育事业。

  最先在环县县城城隍庙(又名黄爷庙)创办学校,开创环县新式教育的先例。依四爷的名望,四方青年,少年,云集学堂,从此家乡的荒芜大地上,又多了几十个甚至上百个读书的种子。学校初建成,他亲自编识字课本,文史课本,数理课本。学生犯了错误,他总是和颜悦色地说服教育,严禁打板子的教育方法。四爷思想新颖,方法灵活,注重理论与实际的结合,学以致用,培养出了一批出众的人才。敬礼堂 、谢占儒 、陈善政等有为之士皆为四爷的学生。这些人成为新中国的缔造者和建设者,四爷功不可没。1988年的一天,得知谢占儒老先生回环县,在县工会挥毫书法,我战战兢兢前去索字,依我名字,他竟然问起四爷,还记得二爷,五爷,还有伯父 ,得知我是四爷侄孙 ,倍加亲切,连写五幅字赠我。有一幅字写“终于人品”,我顿悟这是对四爷的缅怀和敬畏。有一副写“砥砺意志”,我顿悟这是对我的勉励。此刻,我感激涕零,感慨谢老先生没有忘记他的恩师,我越发钦佩四爷,怀念四爷。

  1929年,富有办学经验的四爷被擢拔为环县教育局长。在四爷走马上任之时,他建议用地方税款办学, 县长同时准肯他负责征收地方税务用以集资办学。用税款办学这一创举,从根本上解决了办学经费短缺问题,又为进一步扩大办学规模奠定了基础,相继全县又成立了几所学校,读书识字,星火燎原,遍地花开。

  1934年5月,四爷被聘为为环县教育督学,同时,环县县长看到环县“三亭”(许远亭、李水亭、汪雨亭,均为环县贤达)之首的他,品德端正,才华横溢,办学有功。特赐赠金匾给他,上书“雲程发轫”四字,激励他的人生仕途。
1936年,学校迁移环县曲子镇,四爷任曲子高小校长,继续严谨治学,他秉公办事,学校财物不妄取分文,不浪费一物。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打着灯笼在学校巡视一周,然后坐下读几篇文章,然后校工才去打起床铃。他是竭力提倡手脑并用的教学模式,坚决不允许学生做游手好闲的懒汉。同时县政府请四爷以社会贤达人士之身份参与政事,四爷婉言谢绝。四爷不贪图富贵,不伺候他人眼色,不参与政事,只忠实办学,培育人才,官方民间,誉满口碑。

  1938年,调至甜水堡从事教育事业。四爷生性刚正不阿,看不惯官匪勾结的丑态,拒绝为虎作伥的匪首赵老五的拉拢,遭到非法绑架关押和蹂躏。所幸的是四爷有好名声,自有人舍身搭救,最终逃离赵匪的魔掌,为躲难只身逃到宁夏银川。由于四爷学识渊博,得到宁夏最高法院长官的赏识,被聘为贺宁法院书记官,遂又晋升主任书记官,法院院长等职位。四爷身在其位如一台天平,尤其是遇到满脸恓惶,衣衫褴褛,手拿皱巴巴状子伸冤的可怜百姓,绝不怠慢。遇到骑高头大马或开着洋车,手拿钞票,倚仗权势的权贵们,绝不宽恕。四爷执法,心系百姓疾苦,不畏权势,公正断案,处处彰显公平正义,赢得百姓的信赖和尊重。

  1949年,四爷心系家乡教育,怀着雀跃的心情又踏上家乡故土,以百倍的热情,从事他终生热爱的教育事业。那时,天灾人荒,土地贫瘠,老百姓连饭吃不饱,哪有眼光送孩子读书,四爷四处游走,苦口婆心地劝说。又一批懵懂少年,走进了四爷的学堂。父亲就在此中,深知和父亲年龄相当者多是文盲,但我家乡绝非如此,我的长辈们都是文化人,或是小学程度,或是中学程度。父亲是环县第一届高中毕业生,叔父是环县一中第一届考上大学的,他们都是解放后四爷再次创办学校里的学生。四爷余热生光辉。1952年,因病辞职。1955年,在家仙逝。

  四爷一生,为师清贫,为官清廉,少有积蓄。他一生都爱书如癖,收藏了大量的书籍刊物,碑石,字画。可惜在文革中查抄,所剩无几。

  四爷给子孙留下的是可贵的精神财富。

  我钦佩四爷。

  我怀念四爷。

[字号: ]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